第1029章你太小看錦衣衛

讀文學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大明影侯 第1029章你太小看錦衣衛
(讀文學 www.kdesxx.tw)    有太多太多的事情和之前是不一樣的,很多人都不明白整件事情為什么會發生,就好像當初并沒有人多少人知道,整個的一切是來源于一個年輕人。

    孔家家主當代衍圣公,現在心里真的很難受,沒有想到他一直在堅持,在那些人眼里看起來就是個笑話,這些年來他不是沒有體會到危機,也不是沒有想過方法改變現狀,但是奈何家族太大,所牽扯的利益也太多,所以最終不管他做什么,還是會失敗。

    如今他敗給了兩個年輕人,就好像他說的那樣。

    只是因為其中一個年輕人的野心,所以才導致了這一系列事情的發生。

    他相信嗎?他不全信,至少他不相信,所有的事情都真的有那個年輕人一律承擔,更何況方中玉還在呢,沒有放東西在里面操作沒有皇帝的首肯,整件事情又怎么會發生到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的事情說不清楚,可是只要說得清楚,那就意味著這一切的存在都是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鐵拳鐵大人算是明白了,這也就相當于判孔家家主的死刑。

    怪不得剛剛耿璇說,孔家不會敗在他手里。

    確實不會敗在他手里,因為孔家根本就不會在他手里存在了呀。

    這件事情很殘忍,非常的殘忍,對于他們這些人來說,沒有誰愿意接受這樣的事情,可是事實就是這樣,所有的一切,都發生了變化。

    不管他承認不承認,這件事情一直會持續下去,也就是說,江南終將會回歸北宗,當然以后說不定也不會有恐將南北宗之分了,只有孔家在就屬于現在南宗的孔家。

    “天要亡我孔家啊。”

    孔家家主不得不感嘆一聲,可是這樣的感嘆在現在看來就是一個笑話,耿璇就是這樣一副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現在說這些有什么用?不要總覺得是上天帶你們看家,有問題,上天對孔家不薄,這么多年以來,孔家一直享受著榮華富貴,您可以去看一看山東曲阜,甚至是整個山東其他的府縣,哪里沒有孔家的產業,哪里沒有孔家的土地。

    這些年來或許你從來都沒有仔細的關注過孔家,所有的一切都任由他們胡來,孔家家主為什么一查有這么多的事情,難道你心里真的不清楚嗎?如果不是您的放縱,如果不是您的不管不問,又怎么會到如今這個地步。

    這些年來你從來都沒有想過,連家里送來的那些好東西都是從哪里來的嗎?您的孫子,享受著和別人不一樣的待遇,小小年紀就已經在山東府里有了大明生那一切的一切,可都不是白白的來的。”

    這一樁樁一件件,所有的事情只要說出來基本上都會有大問題,但是耿璇卻沒有繼續說了,他知道說了這個時候所有的一切都沒有用,孔家族不是傻子,仔細的想想就會發現,確實是這樣的。

    如果換了另外一個人當皇帝,換了其他人,在朝廷當政說不定還能和他們有一些交集,甚至是通過一些其他的辦法來緩和現在的情況,但是現在的朝廷不一樣。

    建文皇帝朱允炆支持新政,在皇宮里就可以了解整個天下的大事,甚至幾個海外的土地都源源不斷的向皇帝表示著最衷心的敬意。

    如今身處中原腹地的他們,居然做出了這樣的事情皇帝能夠容忍到現在已經非常的不容易了,再加上,整個朝廷年輕的官員越來越多,不是所有的人都買他們的帳的。

    朝廷并沒有拋棄那些好的東西,取其精華,去其糟粕這樣的事情,不是沒有做過,所以現如今,好的東西依然在大明廣為宣傳,那些好的政策,好的精神品質依然好,這大明百姓好好學習,更多,把他們當奴隸一樣使喚的那些基本上都被拋卻了。

    孔家家主不說話了,他知道這個時候和他說這些完全都是自取其辱,所有的一切都已經不能改變,事實勝于雄辯,事情已經到達這個地步了,不管怎么說他都改變不了了,既然改變不了,那么這件事情也就不用管了,對于更多人來講也許還有,再在這件事情上,做更多的改變,但孔家家主知道沒有必要了。

    鐵鉉知道屬于孔家北宗一脈的,已經結束了,恐怕不久之后南宗的人就要上來了吧,山東曲阜到底會變成什么樣子誰也不清楚,不過接下來的日子肯定不會太平了。

    這件事情沒有誰說的不好,也沒有誰說的差,現在大家各為其主,總要把一些事情做完的,朝廷現在對這件事情表達的態度已經非常明顯,那就是查一定要查,至于查到什么地步,現在也已經比較明顯了,連孔家家主都不得不做出來的決定,其他人又有什么能力去反對呢?

    之前一副淡然樣子的孔家家主,現在再也沒有辦法平靜下來,他的心很亂,他不知道自己該在這件事情上到底要怎么做,他也不清楚誰能夠幫他走出現在的困局,他甚至在擔心,他的孫子真的逃出去了嗎?他的嫡系一脈,現在真的在六長老的帶領下離開了大明。

    可惜卻沒有人告訴他,沒有誰會告訴那些人,到底發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看您的樣子你是清楚了,也似乎接受了這個事實,不過不管您接不接受,現在這一切都已經是注定的了,希望您能想清楚,接下來的事情還望您早日做。

    我這邊有快馬,只要您弄好了,我們可以幫您提交。”

    耿璇說完了這句話就離開了,是的,他只是想把這件事情告訴他,至于什么時候要告訴他,上面并沒有明說,剛剛他已經聽到了那一番對話,所以他才過來,對于錦衣衛來講整件事情已經非常明了了,不管這些人到底猜測的如何,錦衣衛到底參參與的有多深,這些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結果。

    還好,結果,還不錯。

    他們在整件事情中已經得到了非常明確的態度,不管是朝廷還是如今整個山東的官員,其實在事情發生的時候,已經不斷的上書朝廷控訴孔家的方方面面。

    不是他們硬要把自己摘得干干凈凈,只是因為有些時候事情做了并沒有后悔藥,但有一個態度總是好的,朝廷不可能完完全全把他們全部都收押關押,甚至是流放。

    整個中原大地依然要完整的運行起來,百姓們依然要生活,每天的農活依然要做,整個商業體系還要運轉,不可能停止下來,孔家的事情就像大家看了一個熱鬧一樣。

    耿璇走了,鐵鉉鐵大人卻沒有離開,他知道,孔家家主不會自殺。

    如果他死了,整個孔家才是真的完了,別看朝廷的,想要孔家南宗的人,取代他,但對于更多人來講。

    他們是不能接受的,既然不能接受,就必須有人站出來承擔一切的責任,然后讓他們選擇接受,這個人就是孔家家主,不管怎么說,所有的一切都落到了他的身上,這一切沒有對錯,只有時機對不對?

    換做任何一個時候恐怕都不會得到這樣的待遇,可是偏偏,這個人是方中愈,方中愈,對于孔家,沒有太多的感受,他敬奉至圣先師的人品與學識,并不代表他就喜歡,這些以至圣先師后裔的身份活在大明土地上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這么多年以來整個布局,便是那樣一點一滴的做起來了,在如今這一段時間算是整體爆發了,沒有一波太大的動蕩,整個事情就已經結束了,這是他們之前沒有預料到的,甚至可以說比之前的結果還要好。

    鐵鉉也沒有過多的言語,他只是想陪孔家家主坐一會兒,對于這個老友,這個他曾經扶持多年的朋友,雖然各自有些想法不同,但他從來沒有想過要對他怎么樣,只不過如今這一次他選擇站在朝鮮這一邊,沒有對與錯,只有合適與不合適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孔家傳承了這么多年,最終還是有些改變,也許他說的對,我讀書讀的太死了,臨了,最后留在身邊的居然只有你。”

    語氣中有著說不出的落寞似的,他很擔心,也很受傷,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,但這樣的事情卻在他身上發生了,所有的一切本不該這樣,可是事實就是如此,對于他們這些人來講,沒有誰會因為做了什么事而受到影響,但總有一些事情是跟他們有關的,這一切的一切逃脫不開,只因為他姓孔。

    “這個時代變了,我們該出去看一看,也許這一次我也該離開山東了,天大地大總該出去瞅瞅,我這一把老骨頭,不能真的就老死在這里,我不知道去京師那邊你到底會怎么樣,但也許放下會過得更好。

    孔家留下來的那些人,應該會活的很好,不說別的,逃出去的那幾個人,應該也不會回來了,假如假如他們真的有心的話,說不定還能干出來一番事業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知道?”

    孔家家主聽到他這樣說,心里也有些擔心,他以為自己做得非常巧妙,甚至在之前,不經過其他人的情況下,就已經啟用了最終準備的備用通道,可是沒有想到,話從鐵鉉鐵大人嘴里說出來的時候他就知道,沒他想的那么簡單。

    “如果換作其他人來做這件事情,恐怕他們早就離開了,可是你也不想一想,既然錦衣衛參與了進來,又怎么會那么容易呢?你也太小瞧錦衣衛了,方中愈能把這件事情算計到如此地步,又怎么會真的放任孔家的人離開中原呢?”

    鐵鉉嘆了一口氣,他實在想不到為什么那個年輕人年紀這么小,可是心思卻如此的可怕,說他殘忍吧,他有沒有在很多事情上為難過別人,說他仁慈吧,可偏偏有些人被他玩弄的生不如死,有些時候他覺得這些年輕人實在是太可怕了,就算是他們身處高位,也從來沒有想過這樣算計一個人,可是孔家在這件事情上真的有些冤屈。

    “那他們現在?”

    孔家家主非常擔心,畢竟他們是逃走了,而且是在自己的安排下逃走的,那么與現在朝廷所給的政策就不一樣,說不定會被直接擊殺,畢竟軍隊可是不講道理的。

    似乎知道他在擔心些什么,鐵鉉擺了擺手說道。

    “他們沒事,只不過錦衣衛的人跟著他們,沒有路面,沒有打擾他們,現在他們應該不知道你這邊出了什么事,一路逃亡,如果他們真的有本事或者有心的話,能達到你說的那個地步,如果他沒那個能耐,那就老老實實的在外面呆著吧,隱姓埋名也是一輩子,轟轟烈烈也是一輩子,看他們如何選擇了。”

    鐵鉉說的是實話,沒有安慰的成分,錦衣衛到底有多強大他不清楚,可是能夠找到他說服他能夠讓他手下的不少人參與到整件事情中來,這就已經足夠的了不起了,就算是他指揮,不少人都還比較費力,但是遠在近世的錦衣衛卻能夠如此輕松的做到,這已經足夠證明他們的能力了。

    孔家家主搖了搖頭,只擺自己舒服是啊,既然事情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了,又怎么會真的這么輕易的就讓他把人送出去了,他還真是完全忽略了這件事情,不過這也不怪他作為孔家家主,他所做的都是陽謀,就算是玩弄陰謀詭計也輪不到他,自然有底下的人幫忙處理,所以他還真的沒有,猜到會出這樣的問題。

    鐵鉉鐵大人也不接著說了,他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,就算是,現在他能去,如果他自己想不通的話,接下來的事情還是會比較麻煩,所以話他已經點破了,不管是從最開始他來的時候還是到如今,所有的事情都已經交代清楚了,他作為朋友已經做到了,作為朝廷的封疆大吏,他也完成了朝廷的命令,所以一切算是結束了。

    “耿璇說的也對,接下來的事情你自己做吧,做得好孔家還能留下一部分,做的不好也許就從此銷聲匿跡,這個世界上沒有白來的福分,只有辛苦努力換來的幸福。

    孔家這些年做了不少的好事,但更多的還是做了惡事,就算是為自己贖罪吧。”

    鐵鉉說完這句話之后就轉身離開了,帶著不舍,同時也帶著他之前所有做的一切。

    這一次他已經深刻的了解到了錦衣衛,遠遠的超過了他們的理解,那么他也要改變整個在山東的布局了,接下來也許離開山東是他最好的選擇,手底下的官員也要盡早的做安排了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。燈筆讀文學 www.kdesxx.tw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大明影侯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大明影侯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大明影侯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陕西11选5分析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