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生水起戲天下 四百零三:養精蓄銳(二)

讀文學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大霹靂系統風生水起戲天下 四百零三:養精蓄銳(二)
(讀文學 www.kdesxx.tw)    看著冷著臉的鶯煞,姬子鳴內心有些失落,不過很快,飯菜便端了上來。

    只見姬子鳴駕輕就熟的端了一碗菜粥,做到自己床邊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嘛!”

    實在是讓鶯煞疑惑,這家伙怎么這么熟練?就好像天天做一樣?忽然心頭一沉,怕不是自己昏迷時的飯菜都……

    姬子鳴反應了過來,如今人都醒了,自然不能太過出格,否則會被認為登徒子:“啊哈,你還未痊愈,下床不便,我給你端過來。”

    接過了那碗粥,鶯煞只覺得很不舒服,這家伙在自己昏迷的時候到底做了什么?不過如今身體重要,喝了半碗粥,也感覺有些飽腹,便把碗遞還回去。

    “不再吃些嗎?”

    “你很煩啊。”

    姬子鳴一只手端著碗,一只手不好意思的撓撓頭,就像一個愣頭愣腦的少年人一樣。絲毫沒有皇族皇子,當年人榜首座的姿態。

    “等我把身體養好就走。”

    無言的沉默,房間的空氣好似凝結,姬子鳴的眼眉也逐漸低下。

    “其實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累了,還請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來不及說出的話,化作一聲無言的嘆息,姬子鳴點點頭:“我就在外面的涼亭,若有事,直接喊我。”

    轉過頭,鶯煞看著靠著墻的床沿:“不必,一位皇子守在我門前,怕是不妥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有殺手欲要除你后快。我想,應該和那月無涯有關吧?”

    輕咦一聲,鶯煞轉過頭看著姬子鳴:“月無涯?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不知道他的名字?哦,也對,可能不會給我留下真名。就是那天劫持你的那個儒雅男子。”

    ‘月無涯嗎?’心中默念姓名,沒想到這地魂之身已經起好了姓名,不過無所謂,名字只是稱號,一個無關大雅的稱號。就像是快刀快劍,看似很普通,但放到高手身上就是絕殺的快,放在普通江湖人身上也不顯得唐突。

    “他嘛,他不會殺我。另有其人嗎?”鶯煞也是細細回想,貌似自己女身除了惹到了江河幫,其余誰都沒見過,不應該結什么仇家才是。而且江河幫自己也很肯定,知道她的人已經斬盡殺絕了。那這殺手便是耐人尋味了。

    “你確定那殺手特地來殺我的?”

    姬子鳴也是咬了咬嘴唇,因為不是追命司的殺手,也不是劍宗的殺手,可以肯定和靈朝仇怨不大,否則不會單單殺一個女子。而有能為來到這里的……

    “此事我會調查清楚,等到水落石出再說吧。”

    鶯煞看了看腦海之中任務新抽的勢力卡,并且這勢力卡只是有所謂的冷卻時間,和那些一次性的金卡有著天壤之別,自然有著十足的底氣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巍巍天府,屹立廣陵。一處本來悄無人煙的山峰之上,一座陰沉的宮殿矗立其上。周圍草木陰冷,空氣凝灼,若沒有些本事或者毅力,是很難上來的。

    月無涯一身儒服,雅致的在宮殿之中喝著茶。旁邊站著戴著面紗的葉菲,反觀月無涯,則是毫無遮攔。下方則全都是惡鬼面具的天府之人,足有六人,而這六人無不是頂尖的后天境武者,甚至有一人已經隱隱摸到了自己的道。

    月無涯一揮手,真元分散六人之上,即便是御氣之中一般的實力,但仍然和他們有著天差地別的區別。六人捂著自己丹田,只感覺一股強大的撕裂感爆發,隨后便是安撫下來。

    “小生給了你們足夠的力量,運用小生賜給你們丹田的真元,可爆發出超脫后天境界的實力。而小生要你們做的,就是在最短的時間,攪動風云,殺滅那些記錄在案,幫助靈朝的小勢力,小生要全都剿滅。當然,如果歸順的,就記錄在冊,收為己用,填充我天府的人員空缺。但還不從的,就斬草除根。你們六人應該是我天府除開頂尖之外的最優戰力,只要做得好,兵甲武經的后幾卷,小生亦可賞賜給你們。”

    六人齊齊應聲,隨后按照吩咐離去。而葉菲則是十分疑惑:“公子,為何讓他們前去?若把消息放出去,怕是他們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”

    月無涯起身,白扇輕搖:“不解?”

    “姑娘愚鈍。”葉菲的確不懂,畢竟按照步千懷的性格,算計而已,只是為了自己從中獲利。按照自己人的看法,都能看得明明白白。而月無涯則是另一個風格,從不行駛漁翁之利。做的事情也是讓人有些摸不到頭腦。

    “江湖動蕩,剿滅這些協助靈朝的叛逆分子,對誰有好處?”

    “對朝廷,劍宗,我們都有好處。但……姑娘不懂。”若只是剿滅這些勢力,只要放出消息,便可以靜觀其變,不必動用手中的人,還賜其力量,這在葉菲眼中是不理解的。

    月無涯輕笑一聲:“莫名的來的力量,最是讓人沉醉。有實力,待到收納更多的勢力,他們就會相互攀比,不必我多做什么,他們就會為了權勢,召集更多的人,武者也好,文儒也好,都是天府需要的人才。”

    原來的步千懷絕對不會如此行事,在他眼中,這些人都是死士,是用后即棄的刀,而月無涯眼中的規劃,卻讓他們成了有野心的武者,權謀家。

    “但沒有防護的措施……”說道此處,葉菲閉上了嘴,因為那道真元貫入每個人身體,這便是最好的防治手段。

    “小生不會親力親為,那樣太過操勞,總會出現不可避免的差錯。真正的掌權者,只需要操控大局。若如我命魂之身那般,也太過勞累了。”其實月無涯還沒說完,因為真元事小,兵甲武經的絕對性壓制,才是真的,即便自己沒有,待到命魂之身回來,照樣穩穩的壓制他們。真以為兵甲武經是什么好拿的武學?

    “是,公子說的是。”

    慢慢踱步到宮殿外,看著四周懸崖峭壁,月無涯想起了當時命魂之身完成一半任務的獎勵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勢力?將會在這波濤洶涌的世界翻蕩起怎樣的漩渦,小生倒是期待得很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樣,口感如何。”

    只見姬子鳴一臉殷切的看著鶯煞,絲毫沒有覺得有什么不對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口干掉碗中的藥膳,毫無淑女風范,鶯煞回味了一下嘴中的滋味,不得不說,比起候府中做飯水準一般的廚子,這里的飯菜簡直是白玉京。口味好,還有大補之物,甚至連提升功力的藥膳都吃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恩……還行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吃你就多吃點。”

    放下碗筷,已經習慣了自己吃飯的時候姬子鳴在身邊,不過還是忍不住牢騷:“我吃飯你也要跟著,眼睛一步不離,不覺得煩嗎?”

    “因為窗外的梅花開了。”

    “梅花開了,和你看我吃飯有什么關系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看你吃飯,和你又有什么關系?”

    臉轉過去,微微紅暈:“強詞奪理。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。”

    敲門聲清響,姬子鳴已經感受到了來人,也沒什么驚訝,只是隨口說道:“進來吧。”

    門輕推,入眼的,便是劉傾雨身著素衣,提著一盒點心前來。

    “見過殿下。”

    身都沒有轉,只是看著鶯煞回應這劉傾雨:“恩。”

    劉傾雨好似早已習慣,否則也不會如此勤勤懇懇天天前來,鶯煞都已經知道這女子了。

    “妹妹今天氣色不多,想來是身子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兩人交談過,字里行間也都套出了一些話。這劉傾雨乃是和姬子鳴有婚約的女子,而一直遲遲未舉辦婚慶。本來劉傾雨很是討厭鶯煞,甚至巴不得她身體病患加深,不過在得知只要身體恢復之后就會離去,來的也就勤了起來,而每次都會帶一些草藥,糕點,巴不得鶯煞生龍活虎,趕緊離去。

    ‘這么好看的女子,姬子鳴不娶,怕是有問題啊。’

    捫心而穩,若是自己有這么好看的女子傍身,肯定是娶了的,這姬子鳴遲遲不動手,怕是和早年受的傷有關,導致他實力常年停留在先天二境。不過也正是如此,厚積薄發之下,他也在御氣境界的時候能夠力壓同境界武者。讀文學 www.kdesxx.tw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大霹靂系統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大霹靂系統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大霹靂系統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陕西11选5分析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