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品正文卷 第十章 南大男神

讀文學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草莓味作品正文卷 第十章 南大男神
(讀文學 www.kdesxx.tw)    一頓毫無食欲的晚餐結束,常樹樹早早就回自己房間去,耳根子總算是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才自個待了五分鐘,常樹樹媽媽便在外敲起了門。

    “樹樹,你不陪你同學待會,現在就要休息了嗎?”

    陪誰?馬新怡還是馬新竹?他倆都不需要吧,一個孤傲,一個自來熟。

    “媽,我要學習了,你幫忙把房間收拾出來,也讓他們去休息吧。”常樹樹回著。

    “嗯,那你學習,睡前我再給你送牛奶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媽,你忙了一晚上早點休息吧,我待會自己去熱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好,別忘了。”

    張小黎說完正想去三樓收拾房間,路過客廳,只見到馬新竹喝著花茶看著電視,很自如閑適的模樣,一點兒沒拿自己當做外人。

    “今晚飯菜還合胃口吧?”張小黎去問著。

    “嗯,很好,自己種的和市場買的就是不一樣,很新鮮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鄉下也只能招待些土味,你不嫌隙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會?很和胃口,城里根本吃不了這味,花茶也很香,也是這邊自產的吧?”

    看不出來馬新竹到底是奉承還是真心話,不過他嘴是真甜,管它真假,張小黎聽了很是開心。

    “后山有一片花地,老鄉送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好,有山有水,想吃什么種什么,又健康。”

    張小黎自個兒都有些不好意思了,正了在表情:“樹樹要學習了,就不陪你們了,待會我把房間收拾出來,你們就自便洗澡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麻煩阿姨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麻煩,誒,怎么沒見到你妹妹?”

    張小黎環顧四周,這才發覺少了個人。

    “她在院子里溜達,說吃多了消化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奧,晚上外面黑,有些地沒燈光,你讓她別走遠了,早些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阿姨你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先前,馬新竹的注意力一直在常樹樹身上,這才想起他妹妹今日有所不同,她那個人特愛干凈,平日里在家菜都不會去洗的人,今天摘了好多的草莓,現在還在院子里轉悠,感覺她很喜歡這個地方似的。

    馬新竹拿著手機猶豫要不要給她打個電話,不過想,既然她喜歡就讓她多待會兒。

    他們父母是和平離婚的,孩子也沒判歸哪一方,他和妹妹都是兩邊跑,不過爸爸住別墅,房子更大些,多數的東西都放在別墅那邊,也基本都回爸爸家,馬新怡因為要練琴,基本都是回別墅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從小學鋼琴修來的冷清氣質,還是過著有錢富裕的生活不懂市井人群,她從小都那么高冷孤傲,她這千金小姐的姿態是該放下,沾染些塵土氣。

    夜,深了,繁星滿布,銀白色的月光撒在田間,靜謐的夜空下卻傳來間間斷斷的鳥鳴,蟋蟀叫,青蛙嘰咕聲,身處這恬靜的鄉村里,仿佛那窸窸窣窣的聲音是首悅耳的曲子,譜寫著獨屬這塊土地的夜晚的韻味。

    這完全是在城市里體會不到的寧靜和清爽,馬新怡沉寂其中,往院子深處走去,到了燈光照耀不到的地方,她便打開手機的手電筒,繼續探索著。

    常樹樹家的院子真夠大的,繞過菜田是雞鴨圈,走過雞鴨圈又是魚塘,魚塘過了又是一片菜地,馬新怡一直在走,忽然聽覺身后傳來輕微的腳步聲和衣服劃過枝葉的摩挲聲,馬新怡煞然愣住,打著手電筒回頭照去。

    “誰?”馬新怡微微緊張,雖然在常樹樹家的院子里不會有壞人,但大晚上的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她難免會警覺起起來。

    聲音更近了,高高的影子一步步朝馬新怡靠近,走進了手電筒的光線里。

    “沒見過你。”

    男聲在夜深人靜的田野間悠遠又醇厚,在淡雅如霧的燈光里,只見那人約摸二十來歲,身材頎長,俊美清秀,翩翩走來。

    “我,我是常樹樹同學。”馬新怡不知怎的犯了結巴。

    “樹樹同學?”

    徐年稍一細想,記起常輝說過常樹樹城里同學來鄉下了。

    “這么晚了,你怎么一個人在這?”徐年問起。

    “你還沒說你是誰。”馬新怡依舊緊張,可也不知為何緊張,心里很不安定。

    “哦,不好意思,我叫徐年,是……也是樹樹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這么晚了,你怎么一個人在這?”

    馬新怡這句話原封不動的還給他。

    “我剛從棚里回來,看見這有光就來看一眼,沒什么事我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下。”馬新怡叫住他,又問:“你不是學生,也是樹樹朋友?今晚住這?”

    “學生?”徐年輕聲笑著:“我還是學生吧,雖然比你們大不少,本來今天要回去,可太晚了,常叔讓我住下……你,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屋了,現在不早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會走的。”

    她語氣微沖,徐年便不多說,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馬新怡踩著小步也跟著他身后往回走,看清前面的路卻沒顧及到腳下的崎嶇,腳步不穩忽然一下從田埂上滑到坑里,一屁股坐在田埂上,還崴了腳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徐年聽著聲急忙回頭,去把她扶起來。

    “還好吧?”

    馬新怡把著他的肩膀站起來,可右腳使不上力氣,好疼。

    “等,等下,疼……”

    “腳扭到了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里看不清,先回屋,你還能走嗎?”

    馬新怡試著把右腳著地,稍稍使了一點兒勁就疼,她直晃腦袋。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,你幫忙把我哥叫來,叫馬新竹。”

    馬新竹?徐年沒聽錯吧?南大校草,計算機高手馬新竹竟然來這?仔細一看,眼前的女孩和馬新竹的長相確實很相似。

    不過徐年并沒打算把她扔在這叫馬新竹來,他半蹲下,輕松將她扶上背。

    “我背你。”

    “誒,你這人……”馬新怡一臉猝不及防,長這么大她都沒讓她哥哥背過,卻被一個陌生男人背上。

    好氣的事,徐年還很平淡完全不知男女有別地反問她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,你快點,真疼。”

    一樓燈開著,只有阿姨還在廚房里洗碗,他直接上了二樓去。

    樓上,馬新竹和常輝坐在客廳里,聽到急促的腳步聲,不約而同地望去,馬新竹頓時就驚了。

    “徐年?!你背著我妹干嘛?”

    馬新怡拍拍徐年后背,小聲嘀咕著:“快放我下來。”

    “在院子里碰到她,她崴了腳,就帶她回來。”

    徐年把馬新怡放下,就朝常輝打著招呼:“常叔,不好意思,又打擾了。”

    “打擾什么,是我請你來的,害你忙到這么晚,晚飯都吃過了吧?”常輝便說便拿杯子給徐年倒水。

    “坐下歇會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先去洗個澡,待會再和你聊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。”

    馬新竹的眼里不看著受傷的妹妹,眼神卻是一直提溜著徐年,他怎么會在這?和常樹樹家人還很熟似的?

    “哥!”馬新怡突然一聲叫。

    馬新竹忙得回過神:“在,怎么把腳扭了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院子晚上的光線很不好,害得你把腳扭了,我去拿醫藥箱。”常輝起身在電視機旁邊的柜子找著醫藥箱,馬新怡覺得麻煩別人還怪不好意思的。

    “沒事叔,我自己踩滑了,也沒多疼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要緊。”

    馬新竹蹲下卷起她的褲腿,腳踝處泛紅了,微微有些浮腫,他輕輕碰了下。

    “疼嗎?”

    “還好,就沒法使力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輕微扭傷,冰敷下,休息下沒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這有跌打膏,用了能好的快些。”常輝從藥箱里拿了好幾瓶跌打藥過來。

    “那我先去換鞋,把腳洗了。”

    “三樓的衛生間,徐年應該正在用,你就在二樓洗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馬新竹正欲攙扶她去,馬新怡卻撥開他的手,還讓人扶著顯得她嬌氣似的。

    馬新怡可不想在外人面前留下這么一個印象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走。”馬新怡說完,自個兒逞強,一顛兒一顛兒地衛生間走。

    “一直計劃著給后院再加上路燈,但一直耽誤著,不料今晚就害得你妹妹摔倒了,得趕緊弄好。”

    在常輝家里出事,他心里很是愧疚。

    “這事不怪燈,是我妹自己不小心。”馬新竹說著。

    常輝點了個頭,不知該說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對了,叔,你和徐年是什么關系?他怎么在這?”

    “徐年嗎?在建這個草莓棚的時候認識的,他是農學專業的,和同學一起來這做課題,我這草莓種植也多虧了他做技術指導,這不,有一個棚的病蟲害一直沒根治,就叫他來幫忙。你們認識吧?他也是南大的,在讀博。”

    “認識,我們學校名人。”

    在南大,能和馬新竹爭一下風頭的也只有徐年了——年輕的農業科技獎獲得者,科學院農學院準院士,蟬聯六屆的曾經校園第一男神。直到馬新竹考進南大,才中斷了他的蟬聯。

    認是認識,也見過面,但不是朋友。

    “是啊,能考進南大的學生都很厲害,我家樹樹也想讀南大。”

    “她現在分數夠了,只要高考不出意外。”

    常輝卻無奈搖搖頭:“南大是夠了,但樹樹一定要讀農學,還有點懸。”

    又是農學?她上南大,讀農學,不會是受徐年影響吧?

    馬新竹心里忽然不爽。讀文學 www.kdesxx.tw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草莓味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草莓味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草莓味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陕西11选5分析预测